才老魔

《道是无情》地狱番外小剧场2 傅红雪同人

风雪末世小剧场——贺生辰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北大荒的确实名不虚传,简直是风雪连天,滴水成冰。

末世之后四季不再分明,仿佛就是酷暑与严寒交替,六月份热到了四十度,七月末就零下二三十度变成了冬天。

万物都顺应天时,该变异的变异,变异不了的就是等死。

人类的生存空间被不断的压缩,除了丧尸和变异动植物,还有这样极端的天气,然而即便在如此残酷的情形下,内斗依然不可避免。

金钱帮的两位领头人一向分工明确,扶风负责动脑子,傅红雪负责动手,两人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打理的井井有条,不论是丧尸动物还是什么异能者的手都休想伸到他们的地界里来。

金钱帮是聚居地里势力最大的佣兵团之一,团里异能者众多,高手如云,平时为了提升异能和改善生活,是天天都要组织大家轮流外出狩猎的,今天更是高手尽出,早早就开拔了。

城门楼子聚集的幸存者们纷纷让开道路,等车都开出去了还在议论纷纷,不知道今天是刮了什么风,让这些平时见都见不到的大佬倾巢而出。

自有那消息灵通的在一旁说:“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今天可是傅大人的生日!”

众人半天没反应过来,这末世都快一年了,都是挣扎着活下来的人,谁还记得生日不生日的。

那人接着说道:“你们可不知道,我表哥以前是做蛋糕的,一个月前上官帮主就跟他订了蛋糕要给傅大人庆祝生日,可现在这面粉倒是好找,鸡蛋上哪儿弄去?我听说那边山头发现了一群变异山鸡,这不各位大人一大早就去变异兽巢那弄鸡蛋去了吗?”

这一下可炸开了锅,都说能力真是限制了他们的想象,上层人物的生活真是纸醉金迷啊!

外界如何议论纷纷扶风是不用听也能猜的八九不离十的,当然她是全不在意的,而这一切傅红雪是全不知情的,突然而至的寒冬让他的身体无法适应,昏昏沉沉的病了半个月,这两天才好了一些。

其实他的身体除了胃和呼吸道敏感之外已经没有大碍,癫痫也因为身体的好转得到了良好控制,至今没有再发作过。

但是他的记忆还有很多没有梳理好,天气一冷就会病是他潜意识中的定律,这件事扶风也没有办法,只有时间才能慢慢解决。

自制的雾化加湿器里添了热水就飘散出水雾,傅红雪喉中发出的嘶鸣声越来越明显。

扶风握着他的手轻轻揉捏,唤道:“小哥哥,醒醒,我们做PT了。”

其实傅红雪在她起身时候就已经醒了,末世里没有真正安全的地方,就算是在聚居地自己的地盘上,他的精神也时刻紧绷着,没有过一刻的放松。

只是他太贪恋她这样温柔的唤醒他,这样的感觉让他觉得好暖好暖,是以每日都不愿错过,就算醒了也还是装睡。

扶风怎会不知道他在装睡,只是从不说破,照例每日叫他起来,每每看他睁开眼睛装作迷迷糊糊的样子,她的心都要化了。

于是一个愿意装,一个愿意演,二人也是配合默契,正是夫妻情趣。

他半睁开眼睛,弯了眉眼冲她笑。

她俯下身去轻吻他的唇,渡了一口温水给他润喉。

“生辰快乐小哥哥。”

他疑惑的眨了眨眼睛,道:“什么生辰咳咳…咳咳咳咳……”

她扶他起来给他拍背,等他止住咳嗽,才给他做PT,道:“你从前的生辰做不得数,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天出生的,可我知道《新边城浪子》这部剧是今天播的,你是因为它而存在的,我觉得今天作为你的生辰才正合适。”

他愣了一会儿,觉得很有道理,她说的话他从来都觉得很有道理,不过……

她给他做完PT,拿一次性纸杯给他接着,他靠在她怀中剧烈的咳嗽了一阵,咳出一些稀薄的粘液,便觉得舒服了。

扶风接过纸杯要去扔掉,他还微微喘着,却一把将她抱住,道:“我是…因为你才存在的…咳咳…生辰…应该定在…遇见你的…咳咳…那一天……”

扶风抚着他的腰背帮他顺气,突然道:“其实你觉醒的是双系异能吧?”

这话题转的突兀,他被她说蒙了,却还是摇头道:“不是啊风儿,咳咳,只有风系异能啊,呵呵风儿,这证明我心里只有你,没有别的。”

他将她往怀里抱,她将纸杯放在床头柜上,顺势坐在他的腿上搂住他的脖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他被她看的有些发毛,心道这两天自己没做什么错事,忙道:“风儿,你怎么这么看着我?嗯咳,咳,我这两天都好好吃饭睡觉了,也没喝凉水……”

她一下就笑了,点着他的额头道:“别骗我了,你肯定觉醒的双系异能,风系和情话系,你现在这情话技能max啊,怎么也得有四阶了吧。”

他这才反应过来,哭笑不得的样子,眉心都抬了起来,眼中都是笑意,抿了抿嘴笑道:“风儿,你又逗我呢。”

他此时的表情太美好,面颊还因为刚刚剧烈的咳嗽而微微的红,她忍不住去亲吻他,在他唇边斯磨,又去啃咬他的脖颈,道:“就是逗你啊,谁让你这么好玩儿呢。”

他刚刚平复的呼吸又急促起来,侧过头将脖颈都送到她嘴边,低低软软的笑。

金钱帮傍晚设宴,大肆庆祝。

其实傅红雪本是不喜欢这样人多喧哗的场合,但自从跟扶风在一起之后,他却非常喜欢跟她一起在这样的场合待着。

他起初不知道是为什么,现在想来,他是太喜欢她将他放在第一位的感觉,他太喜欢她对他的独一无二,他更喜欢旁人也都看到这一点。

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其实也是几百岁的人了,可自打灵魂补全后,他反而越来越……

他自己也不好形容。

扶风猜他的心早就习惯了,生生世世的相伴,他一个细微的小动作微表情她就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所以她也当然知道他喜欢这种场合的原因,于是才不止两个人庆祝,而是摆了这样铺张的生日宴。

今日金钱帮简直是普天同庆的大日子,平日珍惜的变异兽肉被做成各种各样的菜肴摆了满桌,木系异能者催生的各种蔬菜那是要多少有多少,吃不得变异兽肉的普通人也自有别的饭菜,还有人弹吉他助兴,与末世前相比也不遑多让,众人欢天喜地,频频举杯向傅红雪道贺。

傅红雪也是从来没有这样过过生日,他本就不知道该如何与人交流,于是便只能摆出一张不苟言笑的冷脸,扶风看着好笑,帮他挡下应酬的同时给他布饭夹菜,他自觉醒异能后食量便大的惊人,只是他一向不主动去夹菜添饭,都是扶风给他什么他就吃什么。

他显然非常享受扶风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的千般照顾,也不再理别的事,只顾低头吃饭。

他还有些微微的咳,扶风习惯了一直关注他,他咳嗽了就给他拍背,递一杯热水,用纸巾给他擦嘴。

众人的视线时而集中在他们身上,傅红雪只觉得心里仿佛开出了一朵花,特别美。

餐后众人都如愿以偿的吃到了那变异山鸡蛋做的巨大蛋糕,大半年的末世生活简直将一众人都磋磨的仿佛茹毛饮血的野人,哪里还想到能吃上这样的酒席。

曲终人散,傅红雪和扶风拿着收到的一堆礼物回到别墅里。

两人笑闹了一会儿,扶风让他闭上眼睛等着。

他自然听她的,再睁开眼睛时候,面前是插着一根蜡烛的黑乎乎的东西。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扶风给他唱了生日歌,让他许愿吹蜡烛。

他眉眼弯弯的看着她,摇曳的烛光显得他双眸越发璀璨明亮。

“我没有愿望。”

她挑了挑眉,问道:“为什么呀?”

他深深的望着她,道:“因为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她仿佛要被吸进他深邃的眼眸中,道:“难道除了要我爱你和跟我在一起,你就没有别的愿望了?”

他笃定的答道:“没了,再没有了,风儿,我再不需要别的了。”

两人相视而笑。

扶风眼中露出迷醉,托着腮看他道:“你肯定是觉醒了说情话的异能啊。”

他轻咳了几声,有些不好意思的笑。

他吹了蜡烛,她将灯打开。

“快吃吧,这可是我最爱吃的蛋糕,一会儿该断电了。”

傅红雪看着这黑乎乎的东西,不确定的道:“风儿,这是…巧克力吗?”

扶风笑道:“没错,就是巧克力,你尝尝啊。”

她喂他吃了一口,他脸上露出纠结的神色,细细品味之后咽了下去。

她自己也吃了一口,享受的眯起眼睛,道:“怎么,不喜欢?”

他咳了几声,道:“味道…好奇怪…不只是巧克力,还有什么?”

“有朗姆酒和坚果。”

“什么是朗姆酒?”

“就是一种酒啊。”

“哦。”

两人腻腻歪歪的吃了一整个巧克力蛋糕。

傅红雪常年不饮酒,对酒精分外敏感,面上已经泛起潮红,呼吸都粗重起来,神色不甚清明的样子,笑嘻嘻的看着扶风。

扶风哪里受得了这个,当即往他身上扑过去。

他接住她的身体,一把将她抱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床边。

她将他拽倒在床上。

他低低的笑,将她压在身下,呢喃着:“风儿,我好爱你,风儿……”

他亲吻着她,不停的说着爱她之言。

他的气息染了淡淡的酒香,分外醇厚。

她不知为何竟有些湿了眼眶。

她捧住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道:“小哥哥,你高兴吗?”

他眨眨眼睛,浓密的睫毛仿佛扫在了她的心上,道:“高兴。”

她几乎要落下泪来。

她一把抱住他,道:“我希望你每天都能这样高兴。”

他翻了个身,将她抱在怀里搂紧,道:“只要你在,我就高兴。”

她忍不住笑道:“口是心非,明明是要我一直很爱很爱你,永远把你放在最重的位置,你才能高兴。”

他沉默了一会儿,吻了吻她的额头,道:“对,你说的对,风儿。”

突如其来的感性很快就过去了,扶风的手又开始不老实。

她把手伸到他衣服里去捏他肚子上的软肉。

他笑的直抖,道:“别…呵呵风儿…别……”

她不肯放过他,道:“你好不容易长了点肉,就让我玩儿一会儿呗。”

他笑的岔了气,轻轻的咳嗽,求饶道:“饶了我吧风儿,呵呵呵咳咳咳,好痒痒……”

她扑上去咬住他的脖子,开始扒他的衣服,道:“那我要玩儿别的!”

他撑起身体脱了衣物,道:“今天玩儿什么?”

灯光熄灭的时候,黑暗中传来的傅红雪的低吟。

至于今天玩儿了什么,恐怕就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了。
















评论(1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