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老魔

《此恨绵绵》第四章 连城璧同人

第四章 君子坦荡荡 小人长戚戚


电闪雷鸣,漫天凄风苦雨。

狭小的山洞阻隔不了狂风卷进的雨水。

小小的火堆更暖不了连城璧冰寒刺骨的心。

他在一片剧痛中神思飘荡,对外界的一切都有清晰的感知,却偏偏无法真正醒来。

他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

疼的他浑身发抖,仿佛灵魂都在不住的扭曲战栗。

其实他常常受伤,更兼成日生病,身子几乎无一日是真正爽利的。

但他却从未习惯忍痛。

他只是擅于伪装。

往往夜深人静他独自忍着伤病之时,也会恍恍惚惚的想,是否他幼年时第一次难受就该像别家孩子那样哭着喊着的扑进母亲怀里,那样他是否就能得到母亲的疼爱和安抚。

可他终究不会那样去做。

因为他永远无法知道他示弱后等待他的究竟是母亲的怀抱还是一顿鞭子。

他不愿赌。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无论何事,他都要有了把握才去做。

他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可此时此刻,一切都脱离了他的掌控。

他委实不知自己落到了什么人的手中。

那人喂他喝了一碗苦药,他无法反抗,甚至无法吞咽,只能感受着那不知是何物的液体滑入腹中。

他不知这是药还是毒。

他想这应当是药。

自己此时全无反抗之力,除非这人想要用药物控制自己,否则实在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而此人一直用身体为他挡着风雨,显然并不是要对他不利。

他感觉到一双温热的手抚上他纠结的胃腹,带着内力揉按着。

这是一双女人的手。

好暖。

她只揉了两下,他便觉得剧烈翻搅的肠胃平稳了下来。

他心中已是百转千回。

甚至一瞬间便动了想要将此人据为己有的念头。

从未有人如此照顾过他。

从未有人在他疼时给他揉一揉冷硬的胃腹。

诸多情绪夹杂着纠缠着,腹中猛地一抽,他的身子也跟着挺了两挺。

傅泫用了力气按住他突然抽搐起来的肠胃,知道他已然有了意识。

她还不等开口说话,便见他紧紧闭着的眼角竟然慢慢涌出了一点泪滴。

那晶莹的液体很小一点,不够流下,便只将将染湿了他眼尾的长睫。

她心中突然一动,还不待反应,便得到系统提示:激活支线任务,请宿主选择。

攻略男二连城璧,经验值七千万。目前已攻略百分之三十。

帮助男二连城璧度过完满幸福的一生,经验值一亿。

傅泫傻眼了。

她甚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尽管这些提示根本不需要她用眼睛去看。

多,多少?

七千万?一个亿?

她傻了一样,半天才缓过神来。

当年她娘攻略她爹的时候,经验值是一千万,那已经是相当巨大的攻略经验了,她穿越如此多个世界,见过最高的也不过几百万。

可这连城璧,攻略他竟然能奖励七千万经验值!

还有那个让他过完幸福圆满的一生竟然是一亿经验值!

她从未见过一个任务能有如此丰厚的奖励。

震惊过后,她已经冷静下来,仔细思虑分析了一番。

如此巨额的经验值,代表了对应任务的艰难。

也就是说连城璧是一个极难攻略的对象,而让他幸福圆满的过一生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她看着他蜡黄的脸,不由得抿了抿嘴,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竟然会没有一丝幸福的可能。

他显然极易动情,心肠柔软,因为自己只是给他揉了揉肚子便瞬间攻略了他百分之三十。

可他显然更加反复无常,心性凉薄,因为只这一小会儿的功夫,那攻略进度条便从夸张的百分之三十慢慢往左滑动,直到剩下可怜兮兮的百分之三。

她终于明白了这个人为何如此难以攻略,更如此难以幸福。

想来是你对他千般体贴万般好处,他在当时的触动过后,也会在自己反复的怀疑和思虑中消磨殆尽。

傅泫当真是不愿与此等戚戚之人打交道,尤其是与之谈情说爱。

这太难,也太费心力。

可思来想去,她舍不得这经验值。

这简直是她抵挡不了的诱/惑。

这经验值简直比她在这些世界殚精竭虑获过得的加起来都多。

如今这天大的好事儿让她侥幸碰上了,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

她思虑再三,打定主意,又去切脉。

这次她细细诊脉,还看他舌苔和眼下。

不论如何,先调理一下身体吧。

他身上如此白皙,唯有面部晦暗黑黄,已经是病得很重了。

她真不知道他为何不去看大夫。

真是讳疾忌医。

连城璧绷紧的心弦到底抵不过身体的虚弱,他不知何时已经彻底失去了知觉。

“咳,咳咳咳……”

恢复意识的时候,第一个感觉便是疼。

胸口剧烈的翻腾,他根本控制不住的咳嗽起来。

身体更疼,他却使不上一点力气,只动了动就仿佛骨头都要碎掉。

他用仅剩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要乱动,他不知自己伤势如何,妄动只会加重伤请。

“嗯咳咳咳……咳…咳呃……”

他不断的咳嗽,只觉得胸腔中涌上来的淤堵卡在喉咙里,他险些就要被憋的喘不上起来。

“别急,我扶你起来一点。”

这声音穿过他剧烈的咳嗽声传进他的耳中,他只觉得从未听过如此美妙的声音,当真犹如天籁。

他勉强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一身白衣,面覆轻纱的女子将他慢慢扶了起来。

他看不见她的面容,只看到那一双秋水般的眼眸正望着他。

那一双眼中竟仿佛蕴含着一片星河,一星一点,灿灿生辉。

他心中一边惊叹好美的眼睛,一边又想男女授受不亲。

马上便不由他再想,他已经咳的干呕起来。

傅泫扶住他虚软的身子,轻轻揉着他的胸口,道:“你受伤虽重,却不必忧心,我已帮你治疗外伤,并化了脏腑淤血,如今只要都吐出来,便无大碍,必不叫你留下任何隐患,你且放心。”

他心中一直的担忧总算去了一半,细细感受了身体,便知她所言非虚。

他觉得自己此时形容狼狈,不想叫她看见,可他咳嗽的根本说不出话来,甚至想挺一挺自己的腰背都没有力气,只能靠着她的扶持才不至于咳的跌倒下去。

淤血一点一点咯了出来,他含在口中,不知如何是好。

她已经将一块白绢接到他的嘴边,还体贴的帮他掩住了口鼻,道:“你吐吧,不要紧,如今你是吃了麻药才无法动弹,过一阵药效过了便好了。”

他心想,为何要给我吃麻药,是因我伤势沉重怕我疼吗?怪不得喝了药后很快便不疼了,还睡了过去。

心头一暖。

他不愿将口中的秽物这般吐出来,他的教养也不允许他这么做。

可淤血不住上涌,他憋不住的咳,终于还是将这口淤血喷了出来,他不住的咳着暗黑色的血,很快便浸透了手绢,将她的手也染上了血色。

他觉得又羞又愧,简直丢尽了脸面,更唐突了佳人。

怎料她却一点不在意,等他咳尽了血后,扶他躺好,还十分大胆的用另一只干净的手给他擦了擦嘴,道:“我出去洗一下手就回来帮你漱口,稍候。”

傅泫躬身移步出了低矮的山洞,就着雨水洗了手,顺便将手绢泡在水坑里,拿石头压上。

这一会功夫,只见系统提示闪个没完,那攻略条忽长忽短,一如连城璧那混乱的内心。

傅泫心道,这性子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如此多年从未见过如此多思多虑又反复无常之人,这人若是真的冷心冷肺,铁石心肠倒也罢了。

可他内心偏偏如此脆弱柔软,仿佛随意一点什么就能让他溃不成军。

看来这八风不动的稳重君子表像不过是他坚硬的伪装。

傅泫突然恶趣味的想着,自己有一天定要敲碎他这坚硬的外壳,扒了他这君子面皮,看看他的内里是否便是那软软的一团。

她拿着随身的水囊走到他身边时,他果然已经调整好自己,穿上了最好的伪装。

他虽躺在那不甚干净的稻草上,连手指头都动不了一下,却已经看不出一点狼狈之态。

便如那洁白的璧玉,即便偶然掉落脏污之处,白璧染瑕,却更显出它的高贵之处。

傅泫心中点头,这手装蒜的功夫俨然可以和自己一较高下了。

只见他勉力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声音嘶哑却温和的道:“多谢姑娘相救,久闻医仙傅泫,咳咳,妙手仁心,今日一见,果然,咳咳,果然名不虚传。”

傅泫心道,果然是言语有度,神思敏捷,端的是翩翩君子,温润如玉。

傅泫微微笑了笑,让那笑意直达眼底,她扶起他的头,将水囊凑到他嘴边,却道:“久闻君子侠名,看来江湖传言也不尽是虚妄,连城璧果然是连城璧。”

连城璧心中愣了一愣,他很少遇到如此跟他说话之人,只是不论旁人如何,他却绝不会失态,他又微微一笑,道一声“多谢傅姑娘。”

这才张口含住了她喂过来的水囊。

在此世界最能装的两个人,便在这憋仄的山洞里完成了初遇。



PS:我觉得你们默默看文超不热情的,不爱评论,至少喜欢请点个赞👍🏻呀


评论(1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