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老魔

《如果一切能重来》第五章 江澄重生同人

第五章 恨意


心神失守最是伤身伤神,江厌离几乎是寸步不离的照顾着,魏无羡正经休养了几天才彻底缓过神来。

这几日,江澄只来看了他一回,给他渡了全部的灵力又打坐恢复一番便又匆匆走了,剩下的时间便是连莲花坞都没回过。

魏无羡心中担忧,直问师姐莲花坞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怎么江澄如此忙碌。

江厌离虽然知道一些江澄的计划,但她本人并不精于此道,有很多东西也是一知半解,自然解释的不清不楚。

但好歹魏无羡是明白了江澄为何日日不着家,原来竟是为了他的事在联络众仙门世家,誓要在金麟台上保下他。

得知此事,魏无羡自然是感动非常,可他心里却又觉得自己不该如此拖累江家。

之前他还能自欺欺人,说自己天赋异禀,就算修了鬼道,怨气缠身也依然控制的住。

可此时此刻,因为江澄和师姐的百般回护,他反而清楚明了的知道自己早就完了,当他跌下乱葬岗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完了。

古往今来,多少大能修了魔道鬼道,但凡修炼有成的哪一个不是叱咤一方的天纵之才,可竟无一人能得善终,不是失去神志堕入魔道便是万鬼噬心不得好死。

他魏无羡再自负也不觉得自己便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何况他早已没有金丹,紫府丹田已然破碎,再无回头之路。

他不是没有想过要散去一身修为算了,可现实是他一动此念头,体内怨气便有暴动的趋势,一旦真的散功,便是万鬼噬心,届时恐怕等待他的将是死无全尸。

于是只能这样磨着,走一步算一步,能撑一时是一时。

江厌离是不懂这些事的,她学艺不精,可以说除了厨艺之外对任何事都是一知半解,根本不像一个仙门世家的大小姐,也怪不得金子轩一直看不上她,她自己倒是颇有自知之明,也从不因此为难自己,眼见在外事上帮不上江澄,修炼上也帮不了魏无羡,便都将精神头用在了打理内务上,将莲花坞打理的井井有条不说,还日日陪着魏无羡,百般安慰照顾。

偏偏魏无羡对着江厌离最是觉得暖心暖肺,因之前种种变故而生出的戾气竟在短短时日便化解了不少,这心里一觉得好些,连带着身体也觉得好些了,虽然还是空乏无力,常常觉得又冷又痛,好歹是不喝酒也能睡个安稳觉,不至于半夜总是生生疼醒了。

眼见到了百凤山围猎之期,魏无羡总算见到了江澄。

江澄一身风尘仆仆御剑而归,显然是行了远路,一回来也不休息,便带着一众弟子直接出发了。

路途中江澄这才有功夫好好看了看魏无羡,见他好了不少也放下心来。

途中歇息,魏无羡用过饭依然觉得腹胀难受,他冷不丁见了江澄还想忍着,只想多劝他几句到了金家不要因为他再得罪人,江澄却不管他要说什么,按着他让江厌离好好的揉了一顿肚子才作罢。

也许是精神紧张,魏无羡又开始腹泻,好不容易养出两分的气色又消耗殆尽,整张脸汗淋淋一片,惨白惨白的,让江厌离心疼的直皱眉。

江澄却笑道:“我本来还有些犯愁,如今你这般模样,倒是正好,也省了我许多口舌。”

魏无羡愣了愣,直觉要糟,忙道:“江澄,你说什么呢?你要做什么?”

江澄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他,道:“我正要跟你商量。”

江厌离出去煎药,也不知他们商量了什么,只是端着药回来的时候正听到魏无羡在屋里大喊大叫,显然气的火冒三丈。

她心中一紧赶紧进去,只见魏无羡按着肚子满地乱转,脸红脖子粗的指着江澄骂道:“我一世英名竟要毁在你江晚吟手里!我与你不共戴天!”

江澄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挑了挑眉毛道:“阿姐,你还不快扶着他,别一会儿再气的怨气攻心了。”

“你!你!你!”

魏无羡怎想到自己也有被他气到词穷的一天,用手指着江澄晃了半晌,不止没“你”出个所以然来,反而一口气没喘匀乎,剧烈的咳嗽起来。

他一瞬间就咳的弯下腰去,按着小腹的手越发用力,像是要把自己的腰身都捅穿。

“阿羡!”江厌离还端着药碗,手忙脚乱的要去扶他。

江澄已经起身揽住了他的身子,将他架到了床榻上。

魏无羡咳的心慌气短,腹痛如绞,疼的就像那把刀还在不停的切着他的小腹丹田,冷汗一下就涌了出来,将里衣都湿透了。

江澄给他拍着背,嘴上还道:“你咳吧,咳成这样就更真了,等上了金麟台你看我眼色行事,我一打眼色你就这么咳,知道吗?”

被他这么一打岔,魏无羡刚刚想起的痛苦回忆就那么没了,只想拿出腰间的陈情吹奏一曲,召来点什么给他好看。

江澄将魏无羡交给江厌离扶着,施展功法将灵力渡入他体内,嘲笑道:“咳的气都喘不上来还惦记着吹笛子呢?你吹的出调来吗?恐怕你那些妖魔鬼怪都听不懂你到底是召她们哪个前来。”

魏无羡咳嗽的说不了话,自然没法还嘴,几乎让他气的翻了白眼,不顾江厌离的阻拦就要撑起身子跟他拼命。

江厌离赶紧一把抱住魏无羡,对江澄凶道:“阿澄!阿羡身子不好,你怎么还这样气他!”

江澄嘴角一挑,哼了一声不再言语,专心给他渡灵力止痛。

魏无羡靠在江厌离怀里咳的上气不接下气,脖子上的血管全凸了出来,眼睛都憋红了。

江厌离赶紧给他抚胸顺气,哄道:“阿羡,不气啊,等会儿我帮你教训他,不生气,气坏了还不是叫他看热闹?”

折腾了半天,魏无羡总算止住了咳嗽,他闭着眼睛一声接一声的喘,显然一时还缓不过气来。

江厌离看他稳下来了,便慢慢将他放到床上躺着,给他擦头上咳出的汗。

魏无羡喘了半晌,手渐渐抓住身下的床褥拧成一团,江澄的灵力缓解了他小腹的剧痛,温暖了他冰冷的身体,他睁开眼睛怔怔的看着他。

他越发觉得江澄变了,变得他都有些不认识了。

自从那日江澄在金子轩面前将他护在身后,他又听江厌离断断续续说了许多,他便知道江澄为了护他必然下了大力气,可他如何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今天这样。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天不怕地不怕,谁要针对他都尽管来吧,如今他艺高人胆大,谁敢动他,谁又能动他?

他早就打定主意,阴虎符在手,他必然要帮着江澄振兴莲花坞,他会为他扫平接下来的所有障碍,在自己身死道消之前,定然要护着江澄走到谁也不可动摇的地位。

可刚刚江澄的一番话,简直一盆凉水给他浇到了底,原来是他太过天真,竟不知人心是如此险恶,他本以为他面前就算没有了康庄大道,也至少有条小路让他走,却没想到,原来只剩下了一座独木桥,他一个恍惚,便要跌下万丈深渊,粉身碎骨。

他思绪纷飞,反复思量江澄的话,想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方法,可他本不是擅于权谋之人,自是想破头也是想不出来。

江澄终于收了功法时,魏无羡也颓然的卸了力气,他的手松开了,整个人都仿佛陷入了床褥里。

他定定的看了一会儿房梁,低声道:“江澄,要不算了吧,反正魏无羡在乱葬岗时就已经死了,你就当我已经死了吧,别再管我了。”

江澄的眼睛一下瞪大了,他的呼吸急了几分,眼中的恨意如有实质一般扑了出来。

江厌离被他的眼神激打了个哆嗦,心中都发毛。

“阿澄……”她的声音带着细微的颤抖,全是担忧。

江澄这才反应过来,忙收了自己的情绪,可魏无羡的眼神已经看向了他,自然也看到了那还来不及收起的恨意。

江澄平生最为后悔的几件事都与魏无羡有关,当年在乱葬岗,魏无羡的一句“保不住,就弃了吧。”简直江澄不敢回忆的一件事,因为他那时当真就那样弃了他。

他好恨。

他恨那些逼迫他的仙门修士,他恨魏无羡的不管不顾不为他考虑,恨所有人都把他至于两难之中。

他后来更恨自己,恨自己年少不经事,恨自己没有手段,恨自己懦弱无能。

时至今日,他已经不知恨谁恨的更多一些。

魏无羡被他的眼神震的心中一疼,也不知道他是否还是在恨自己给他带来了这许多麻烦。

江澄已经收拾好情绪,开口道:“不可能。”

魏无羡没反应过来,问道:“什么不可能?”

江澄道:“不可能不管你,这辈子都不可能!你死了这条心吧,悲情英雄这辈子都跟你无缘了!”

魏无羡张了张嘴,终是道:“你就不能让我当一回英雄吗?”

江澄居高临下的看了他半天,才咬牙切齿的道:“你逞英雄上瘾是吧?我告诉你,我早就受够了,风水轮流转,这英雄也该轮我当当了,江家的家训‘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这不是领悟了吗?你不该为我高兴,祝贺我吗?”

魏无羡看着他这恶狠狠的表情,却眼睛一酸,连喉头都发堵,强自镇定道:“可即便你成功了,我以后也只能走那独木桥了,我不想让你竹篮打水一场空,你本有大好的前途……”

“魏无羡!”

江澄一把抓住他细瘦的手腕打断了他。

“魏无羡。”

他又叫了一次,语气已经平缓了下来,“既然如今你再也不能走那康庄大道,只能去过独木桥,我便多给你加些木头,将这独木桥也给你拓成康庄大道,保你怎么蹦跶也掉不下去不就成了。”

江澄舒了口气,看着魏无羡通红的眼眶,用他自己都没听过的堪称温柔的语调说道:“所以你闭嘴吧。”

魏无羡眼中的晶莹到底在他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就滚了出去,顺着眼尾滑入了发里。

三人谁也没再说话,就这样呆了片刻。

江厌离拿出手帕擦自己满脸的泪,哽咽道:“好了好了,咱们不哭了,阿羡,你要相信阿澄,别放弃自己,无论发生什么事,咱们三个都永远在一起。”

魏无羡朝床里侧偏过头去,身子细微的耸动着,呼吸声乱的像在抽泣一般。

江澄这才觉出面上一片凉意,一摸脸,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也哭了。

他抹了把脸,清清嗓子,道:“阿姐,你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不会出差错的,当若不成,大不了我们回到云梦去关起门来过我们自己的日子。”

江厌离点点头,抚着魏无羡颤抖的脊背,坚定的道:“我放心,只要你们都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

江澄怕魏无羡情绪失控时间长了再于心神有损,便道:“魏无羡,你别装睡了,赶紧起来喝药,我阿姐辛辛苦苦给你煎的,你别以为能躲过去。”

江厌离配合的笑道:“是啊,我这就去端来,阿澄,你去拿糖果来。”

江澄转身去拿糖,嘟囔着道:“这么大人了吃药还要吃糖。”

两人都转过身去给他时间缓过来,等两人磨磨蹭蹭的端了药拿了糖,魏无羡果然已经擦过脸收拾好自己躺在床上苦着脸看着他们,除了双目通红外,看不出哭过的痕迹。

他耍赖道:“我不喝药!不是早晚喝就行了吗?为什么中午也要加一碗!”

江厌离苦口婆心劝了他半天,眼见着药就要凉了他还不肯起来,江澄一把抓住他给他扶起来不让他动作,道:“阿姐,别跟他废话,灌!”

江厌离现在也不心疼了,只要他身体能好,灌药算什么,当即就把药碗喂到他嘴边往里倒。

魏无羡双拳难敌四手,最后这一碗药都灌进了他的肚子,苦的他直犯恶心,赶紧漱了口又抢过江澄手中的糖含着,才用控诉的眼神看着两人,苦大仇深道:“想我魏婴一代天骄,没了金丹,竟落到这步田地。”

江澄可不吃他这一套,心说你能拿这事开玩笑才证明是真的开始放下了呢,当即瞪他一眼,道:“我要修炼了,别打扰我。”

魏无羡看江澄不理他,坐到一旁打坐去了,才对江厌离道:“师姐,你看他!”

江厌离摸摸他的头发,温声道:“阿羡,不恶心了就躺下休息一会儿吧,还要赶路呢。”

魏无羡泄气一般躺倒在床上,心道江澄现在越来越不好逗了,却觉得自己冷透的心又一下一下的跳动起来。

直到此时,他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PS:说了今天不更,结果被你们的评论感动又滚去码了4200字,我也是口嫌体直的典型了,突然发觉我跟江澄的脾气也是相似,怪不得我这么喜欢他,😂😂😂

谢谢你们的点赞评论推荐三连发,果然长评剧情评是最好的催更,你们真的滋养了我

能给你们带来一些快乐,一些美好的体验,我很开心😄


评论(86)

热度(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