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老魔

《如果一切能重来》第四章 江澄重生同人

第四章 心神


魏无羡被彻底管制了起来,天天的早睡早起,吃温补的膳食,酒被禁了不说,还得早晚喝两大碗苦药。

怎奈他就算能跟江澄对付,却万万不敢拒绝江厌离,其实说到底他也不想拒绝。

这种被亲人捧在手上宠上天的感觉谁不喜欢。

自从把话说开之后,江澄就忙的整天看不见人影,夜里他睡着了他才回来,早上他起来的时候江澄已经出去了,他现在身体虚弱不比以前,晚上的药里还加了安神助眠的灵物,他睡着了就醒不过来,只知道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江澄给他渡过灵力,有时候还给他揉会儿肚子。

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多天,让魏无羡想找机会跟他说说话都逮不着人,只能见天的跟他师姐撒娇卖乖,试图少喝一碗药,多赖一会儿床。

直到这日金子轩来送百凤山围猎的请柬,他才终于见到了江澄。

魏无羡觉得江澄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一番场面话说的滴水不漏,他心道原来人真的会在一夕之间长大。

金子轩送了请柬,虽并未见到江厌离,却也达到了目的。

临走之时江澄亲自相送,金子轩突然对魏无羡道:“射日之征你使用阴虎符,各家修士都有损伤,我父亲说,希望届时在金陵台,你能够交出阴虎符,给众仙门一个交代。”

魏无羡心中大怒,正要开口,江澄已经将他挡在身后,道:“笑话,什么交代?若不是我师兄出手,射日之征要多死多少人,岂会如此轻松便能了结,届时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家族要我莲花坞给个交代,至于阴虎符乃是我师兄的法宝,从未听说要人当众交出自己的法宝给个交代这样的荒唐事,我的话请金兄代为转达,我想以金宗主的深明大义是一定会站在正义一方的,慢走不送。”

金子轩“你”了半天也不知如何反驳,此次前来本是针对魏无羡个人,可此时江澄将魏无羡纳入了莲花坞的保护范围,他反而不好再说,毕竟针对一个“邪魔外道”和针对一个修仙世家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最后只好维持着表面的礼仪,行了礼甩袖便走。

江澄背着手看着金子轩远去的身影,心道也不知阿姐喜欢这人什么,真是除了长得好看一些便一无是处,功力不是顶尖不说,脑子还不太好的样子,一看就是让他爹娘给惯的不知天高地厚,人心险恶。

他摇摇头,回身道:“行,咱们回……魏无羡!”

魏无羡不知何时已经抓着心口的衣物弯下腰去,他一把扶住他不断颤抖的身体,将他往莲花坞里带。

他的冷汗一滴一滴的砸在江澄的手上,身体僵硬着,一步也迈不动,仿佛连呼吸都停止了。

江澄猜测他是受到刺激,情绪起伏太大,心神不稳之下,怨气攻心了。

当即吩咐属下快通知江厌离去他卧室,而后抱住他御剑而起,瞬息间就将他放在了床榻上。

“别胡思乱想,屏息凝神,我渡灵力帮你。”

魏无羡此时只觉得万蚁噬心一般,心口说不出的难受,仿佛浑身血脉逆行,体内怨气暴动,脑中忽明忽暗,直到江澄的灵力帮他护住心脉,神志这才一阵清明。

他喘上一口气来,勉力道:“江澄…别为我得罪金家…咳咳…不……”

不值得……

“你闭嘴吧!”江澄额头青筋直跳,道:“我辛辛苦苦重建莲花坞是为了谁?连我最亲的人都护不住我还做什么宗主?你少想那些乱七八糟的,赶紧凝神调息。”

魏无羡眼眶发红,似乎就要落下泪来,他急促的喘了几声,便盘膝打坐闭目调息。

他心神一稳定下来,体内怨气自然就归经了。

江澄看他面色缓和过来,呼吸也平稳了,这才放下心来,收了功法。

虽然上一世因为魏无羡的原因他后来很是研究过一阵鬼道功法,却并不能帮上他很大的忙。

鬼道修的是怨气,不是灵力,蓝湛早就说过,此道损身,更损心性,此言非虚。

尤其阴虎符的威力太大,魏无羡心神失守之下极易失控,此物不是好东西,他想,倘若能将阴虎符镇压,与魏无羡而言未必不是好事。

江厌离推门进来,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额头还带着细汗,方才金子轩来的时候,她在厨房忙着午饭,并未前去相见,如今她一门心思在魏无羡身上,也确实无心去理会他。

“阿姐,别担心,他已经稳住了。”江澄扶她坐在床边,轻声道:“一会儿他肯定要难受,我还有要事处理,不能久留,你看着他,好歹哄他把饭吃了,误了饭点又得肚子疼。”

江厌离询问了事情始末,心中也有了数,让他快去忙。

江澄再次确认魏无羡已经没有危险,当即出门御剑而去。

魏无羡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睛,面色越发惨白,连嘴唇都发乌,没有一点血色,他看到江厌离坐在身边,忙笑道:“师姐,你来叫我吃饭吗?”

江厌离心疼他,赶紧将他按到床上,看他挣扎,虎着脸道:“别动!”

魏无羡果然不再动,由着江厌离给他脱了鞋袜又盖上被子,才撒娇道:“师姐,我没事,你别听江澄胡说!”

他说话声音中气不足,尾音几乎带了喘意,别说江厌离略通医术,就算是个普通人也绝对不会相信他的话,“阿羡,你哪里难受告诉我,你不说自己忍着,我才会担心。”

他还要再忍,正想说自己不难受,她却摸摸他的头发,道:“乖,快告诉师姐。”

江厌离的一双眼睛带着温暖足够让魏无羡的心融化,他哪里还招架的住,人在生病时候都是格外脆弱的,何况他本来就格外怕疼,前一阵子没人这样关心他也还罢了,他自己强忍着也没觉得怎么样,这些时日得到了江厌离和江澄这样的关心爱护,他此时心中反而委屈起来,心道凭什么这种事要落在自己头上,没了金丹本想修符篆也挺好,偏偏被温晁扔进了乱葬岗,逼不得已只能修了鬼道。

他时常想,自己还算是人吗?终日与非人为伍,就像是从地狱爬回来的恶鬼,只为复仇,如今仇也报了,他反而要留在这世上日日受苦,也不知道以后能怎么办。

他怎么不知道蓝湛说的是对的,他知道修习邪道没有好下场,可他又能怎么办?除了嘴硬他又能怎么办?

“师姐,羡羡心口疼……”

江厌离拿出手帕给他擦了擦脸上的虚汗,柔声道:“没事啊羡羡,揉揉就不疼了,来,躺好。”

魏无羡好好的躺在床上,江厌离用被子把他裹好,手伸进被子里给他揉着心口,道:“这样有没有舒服一些啊?”

魏无羡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确实觉得心口的闷痛减轻了不少,他轻轻的应了一声,眼睛都有些湿了。

江厌离道:“既然好些了就睡一下,一会儿再起来吃饭。”

魏无羡嘟囔道:“江澄不是让你看着我,不许我白天睡觉吗?”

江厌离道:“今天破个例,我们偷偷睡一会儿,不告诉他。”

魏无羡也确实觉得疲惫不堪,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只道:“那你别走啊,我睡一下就好。”

江厌离保证道:“我不走,一直给羡羡揉心口,嗯?”

“嗯。”

魏无羡其实是非常害怕的,他特别害怕自己会失控,会被怨气影响神志,会变成一个真正的大魔头。

刚刚心神失守,差点怨气攻心,他怎么会不害怕?

此时江厌离陪着他,他就一点都不怕了,只要在师姐身边,他就觉得平安喜乐,心中连一丝一毫的负面情绪都不会升起来。

此时此刻,他觉得无比的庆幸,他头一次庆幸自己掉入乱葬岗以后还有鬼道一途可走,否则他不会还活着,不会再见到江澄和师姐,不会再回到莲花坞,更不会再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与幸福。






PS:大家,首先谢谢喜欢,谢谢你们评论点赞和推荐,我有正常工作,正常生活,没办法保证每天定点更文,没有存稿,写就发,我字数较多,一章2000打底,通常在3000字左右,所以希望大家可以多些鼓励,多些剧情评论,不要一味催更,如果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评论(62)

热度(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