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老魔

《如果一切能重来》江澄同人

第一章 重生


江澄江宗主的一生可谓跌宕起伏,壮丽辉煌。

从莲花坞覆灭,他以一己之力重建宗门,射日之征后尽管有夷陵老祖魏无羡的那档子糟心事也没有对他的仙途产生什么太大的影响,他从当代最年轻最杰出的家主一路登顶成为当世修为最高的存在,终究成为了一个传奇。

在臭名昭著的“金光瑶”事件后,众人就鲜少再见到他出现在各家清谈会上,与各仙门结交之事更是不再热衷,只一门心思闭起关来。

世事几经变化,他只一心修仙问道,宗门的事务都交给下面的心腹去管理,谁知莲花坞不但没有因此没落,反而随着他修为的高深而越发如日中天。

年岁越长他越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只要实力强硬,他本不必去巴结任何人,更不用去在意任何人。

他越发觉得自己当年错的离谱。

他再也没有见过魏无羡,只知道他在云深不知处生活的挺好。

他想他在哪里都会生活的很好,何况那里还有蓝忘机陪着他。

他不去见他不是觉得自己愧对他的这颗金丹,而是因为当年在观音庙里金光瑶对他说的那番话。

如果他当年能够护着魏无羡,不被旁人挑拨,不被情绪左右,不在意那些无谓的事情,那么魏无羡便不会走上那条绝路,阿姐和金子轩也不会死。

他六十岁的时候闭了生死关,再出关之时已经过了五年,随着实力登顶,他心境已经产生很大变化,他想他应该去拜访一下旧友,他应该告诉魏无羡当年自己是为何失去了金丹,他想告诉他这件事不是为了邀功,而是为了让魏无羡心里能多少舒服一些。

他几乎没有对魏无羡说过一句好话,现在想来,那些话是很伤人的。

他觉得自己有责任让魏无羡知道,自己不恨他,即便当年真的恨他的时候,他也是为了他的安危而甘愿赴死的。

他想让他知道这一点,让他知道自己从没想过要真的伤害他。

可一切都来不及了。

他御剑到了云深不知处,没有见到魏无羡,只见到了蓝忘机和魏无羡留给他的一封信。

蓝忘机请他喝了天子笑,破天荒的与他说了很多事,魏无羡的事。

原来魏无羡的身体早就垮了,什么时候垮的呢,大抵就是他剖出自己的金丹换给他又被温晁拳打脚踢一番扔进乱葬岗开始的吧。

他浑浑噩噩的回到莲花坞,坐在自己的静室里久久没有动作。

最后他拆开了那封信,信纸上还有血迹,字体一贯乱的让人看不清,他太熟悉他的字,却不敢细看,只大略浏览了一遍。

无非是魏无羡临终前回忆少年时,让他不要再介意金丹的事,最后居然还写了一次对不起。

他握紧手中的信,却想起那时在莲花坞,魏无羡饮酒误事,他气不过推了他一把,他没有用力,他却跌倒在地上,他还嘲讽他是喝酒喝的把灵力都稀释了,却哪里知道他那时候已经没有了金丹,哪里还有什么灵力,他酗酒,不过是因为心中苦闷难言加上体寒罢了,他无法想象魏无羡那时候该有多么难受,只知道自己现在都想回去抽那时候的自己两巴掌。

日子还是照常过,世上再无夷陵老祖魏无羡。

江澄度过了漫长的岁月,他的修为越发高深,也越发寂寞,当生命终于走到尽头时,他只觉得有些可笑,他一生未娶妻生子,自然没有后代继承莲花坞,想当年心心念念重振莲花坞也不知道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只觉得是为了爹娘要这么做,现在想来,九泉之下再见爹娘,恐怕等着他的会是好一顿斥责,怪他为何没有护住阿姐,为何没有护住阿羡。

他自然没有在九泉下见到爹娘。

他又见到了魏无羡。

魏无羡正跌坐在他面前的地上。

江澄愣了一下,这一幕他太过熟悉,这正是他最遗憾的过往。

他下意识的上前去想要扶起他。

魏无羡有些慌乱的举起陈情拒绝他。

江澄看到他惨白的唇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却耳中嗡鸣一句也没有听清。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狠狠的抱住了魏无羡,抱住了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最好的兄弟。

魏无羡显然被江澄的举动惊呆了,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才好,举着陈情的手还停在身前微微发抖。

江澄的身体很暖,他的身体冰凉,烈酒也驱不散的寒意被他的体温驱散,腹中的冷痛却越发清晰。

魏无羡的声音有些抖,却还是尽力维持着玩世不恭的态度,道:“喂,江澄,你怎么了?”

江澄没有回答,他怎么说,说自己重生了吗?可没有人给他下舍身咒,他甚至怀疑这是他坐化前产生的幻觉。

他强自镇定下来,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将他扶起来,道:“阿姐做了莲藕排骨汤,说等你回来让我带你去喝。”

魏无羡被他弄蒙了,刚才被被推倒在地的难受早抛到了九霄云外,被江澄带着走了几步,才疑惑道:“江澄,是不是别的家主欺负你了?”

江澄想起这个时期的事,随意道:“你不在那撑场面,就我一个人顶着,他们能不挤兑我吗?话里话外的说你不把我放在眼里呗。”

江澄平时嘴跟刀子似的,好好的话不会好好说,实话到他嘴里都能变味儿,冷不丁这么说句有些委屈示弱的话,反倒叫魏无羡心里过意不去,心想自己最近是太沉浸在自己的痛苦里了,确实没有将莲花坞的事放在心上,呐呐开口道:“我,我最近是太散漫了,下回我跟你一起去。”

江澄已经看出他此时是勉力支撑,从前粗心大意没有发现,现在只看他脚步虚浮,面色苍白毫无血色,额头尽是虚汗,手中还拿着酒壶,肯定是觉得身上冷的受不了喝了不知多少烈酒,这时候肚子不疼死就算好的了。

他还没想好怎么办,这时候也不宜跟魏无羡多说,还是把他往卧房里带,假装不耐道:“哼,我还对付不了他们?快走快走!”

魏无羡此时腹中搅着劲儿的疼,还惦记着师姐的莲藕排骨汤,挣扎道:“哎我的汤!”

江澄提了提手劲儿,架着他转眼就进了卧房,将他按在床上,道:“还汤?我早吃完了,一口也没给你留!赶紧睡吧你!”

“喂!江澄!你也太过分了!江澄!你陪我莲藕排骨汤!”

江澄关上房门快步走向祠堂,将魏无羡的喊声抛在脑后。

江厌离正在祠堂擦拭爹娘的牌位。

“阿姐!”

江厌离抬起头,温柔的笑:“阿澄。”

江澄的眼泪几乎都要掉了下来,只又唤了一遍:“阿姐……”

江厌离赶紧站起身放好牌位,扑到他面前握住他的手,焦急道:“阿澄怎么了?”

江澄稳了一下情绪,道:“阿姐,阿羡不舒服,你煮些莲藕排骨汤给他喝吧,之前煮的排骨都被我吃完了。”

江厌离忙答应着,两人一边奔厨房去。

一路上,江澄已经想好要跟阿姐将事情和盘托出,如果要说这个世界上魏无羡最爱最在乎的人,那一定是江厌离,这一回要保他平安无事,那么江厌离将是最能帮他稳住心神的人。

江澄和江厌离推门进来的时候,魏无羡已经又陷入了梦魇中,他蜷缩着身子,将被子抱成一团顶在肚子里,紧紧皱着眉头,脸上虚汗淋漓。

江厌离的眼睛又湿了,她将托盘放在桌上,冲到床边却又不敢动作,回头对江澄道:“阿澄,阿羡看起来好难受啊,我们还是找大夫来吧?”

江澄摇摇头,道:“大夫帮不了他,我给他渡灵力,阿姐,一会儿他醒了,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抱住他,不要让他跑了。”

江厌离点点头,坐在床头焦急的看着魏无羡,看着他这样子,刚才阿澄跟她说过的话又一次回旋在她的脑海里,一想到她的羡羡最后是那样惨烈的结局,她心中就疼的喘不过气来。

随着灵力入体,魏无羡的身体渐渐回暖,他慢慢睁开眼睛,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一睁眼就看到江澄正给他渡灵力,而师姐在旁边一脸紧张心疼的看着他。

他脑子里嗡的一声,直觉要糟,他没想过江澄还会再进他的房间,怕是自己晕过去失去了警觉,江澄把过他的脉他也不知道,他不敢确定,强自镇定道:“师姐,江澄,你们这是干什么?”

江澄看他醒了,收了功法不说话,冲江厌离打了眼色。

江厌离会意,端了一盅莲藕排骨汤坐到床边,道:“羡羡,来,喝点汤吧。”

魏无羡张了张嘴,到底没敢说话,勉强笑了笑,接过汤盅,手抖的险些洒出来。

江澄的心跟着抖了抖,坐到桌边去不再看他,默默的等他把汤喝完,想来这热汤能暖了他的肠胃,阿姐能暖了他的心。

等他心也暖了,胃也暖了,再说吧。

早晚都要说清楚的,早说清早好。

上辈子就是什么都不说清楚,才会导致那样的结局。

他不会再重蹈覆辙,也不会再让魏无羡重蹈覆辙,这一回,就算是拼了他这条命,他也一定要护住魏无羡和阿姐这两个仅剩的亲人!


PS:大家圈地自萌,如果这不是你喜欢的视角不看就好,请不要激动呀!喜欢请点赞评论哦⊙∀⊙!


评论(30)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