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老魔

《上穷碧落》ABO世界第一章 傅红雪同人

PS:番外越写越多,已经单开文了,《上穷碧落》,因为我没有电脑不方便另开一个合集,就还放在这里了,如果你们有什么想看的世界,想看的梗可以评论留言给我,ABO世界是男生子,请自行避雷




第一章  芳树初蕊春风吟,鸸鸸慧鸟报佳音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慢慢爬上扶风的脚踝,她伸了个懒腰,翻个身去搂睡在她旁边的傅红雪。


睡到日上三竿可真是惬意啊,果然还是要偶尔来这种现代世界放松一下才好,天天紧绷绷的有什么意思。


傅红雪转到她的方向,眼睛还没睁开便笑了出来。


她凑过去吻他的睫毛,用唇一下一下的碰触,他痒的笑出声来,一把抱紧她,她身上散发出凛冽的冷香让他无法自拔。


还来不及有下一步的动作,他就僵住了,他飞快的起身,掩着口跑进洗手间里。


扶风吓了一跳,心道这是闹哪样?难道是吃坏了肚子?


她赶紧拿了温水跟进去。


傅红雪正趴在洗手台上吐的身子一耸一耸,肩胛骨透衣而出,仿佛两支即将张开的翅膀。


扶风赶紧打消这不合时宜的想法,扶住他给他拍背。


他吐了半天还停不下来,其实也没吐出什么,他最近食欲不好,昨晚吃的很少,除了一些胃液,就是不停地干呕。


她给他按止吐的穴位也没用,他被胃液刺激的不停地咳嗽,眼泪都激了出来。


她只能给他顺着腰背,柔声劝着,等他通过深呼吸慢慢平息下来。


他漱了口,觉得好些了,又洗了脸刷了牙。


扶风在一边陪着,等他完事儿了给他扶到床上去。


他有些好笑,声音还带着刚刚吐过的干涩,道:“风儿,我没事,你别这么紧张。”


她可不吃这一套,道:“少来,平白无故吐成这样还没事,来,把把脉。”


他笑着咳了几声,把手伸给她,道:“我做一下精神梳理就好了。”


他还以为是记忆混乱产生的症状,这边扶风把着脉,眉头已经紧紧皱了起来,她反复把脉,最后还不敢确定,犹豫半晌,去衣柜里拿出他的外衣把他包裹起来,就要去抱他,道:“走,去医院。”


傅红雪赶紧推拒,道:“风儿你干嘛呢,你现在的身体可抱不动我,别把腰闪到,我自己能走。”


她想想也是,一着急把这一茬忘了,于是改为扶着他,道:“那我扶你,快走!”


他随着她站起来,道:“我怎么了?身体出什么问题了吗?为什么去医院?”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含糊其词道:“你一大早上就吐,还是去检查一下我放心点。”


他一向听她的,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在门口他习惯性的想要蹲下帮她穿鞋,她却制止了他,扶他坐下不说,还帮他把鞋也穿了。


他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是看她无心多说,他便也不问。


扶风开车带傅红雪去医院,车刚开出一会儿他就坐在副驾驶上睡着了。


她等红灯的时候偏头去看他,他靠着座椅睡的很沉,嘴巴微微张开喘着气。


她想她真是粗心大意,最近他越来越反常,食欲不振和嗜睡,自己竟然没有发现不妥。


到医院做了一系列检查,医生对扶风说恭喜她的omega有了身孕,因为是第一胎,又交代了很多注意事项,说omega身体娇弱,一定要小心呵护。


俩人一脸懵逼,浑浑噩噩的走出医院傅红雪就身子一软往下出溜。


扶风赶紧撑住他,以为他是不能接受自己怀孕的事,赶紧安慰道:“小哥哥,你别多想啊,都赖我,我千算万算没算到你竟然是omega体质啊,明明没有信息素的味道啊……那个你别急啊,我们,我们不要这个孩子……”


傅红雪缓过来一些,一下就笑了,道:“风儿,你说什么呢?我就是饿了,可能有点低血糖了。”


扶风连拍自己脑袋,赶紧扶着他坐进车里,一边剥了一颗糖喂进他嘴里,一边道:“这ABO世界观可真要命,我自己穿越成了Alpha,万万没想到你竟然是omega啊!明明以前穿越你都不会有任何变化啊,这次什么情况?”


傅红雪含着糖很快就缓了过来,喝了几口扶风喂的温水,道:“也许我本来就是这种体质吧,在这个世界里就自然而然的激活了,你的信息素是一股很凛冽的味道,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闻到了,只是以前都若有若无,只有我们……的时候才分外明显,在这个世界里,你的味道时时刻刻都很浓郁,我觉得就算我们隔着半个城市,我也能闻到你的味道。”


扶风出离震惊了,缓了缓神,道:“那你怎么没跟我说?”


他轻轻咳了几声,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睛,低声道:“我以为是我太爱你,所以一直产生这样的幻觉,就,咳咳,就没好意思告诉你。”


扶风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已经被颠覆了,“可你,你没有信息素啊!这又是怎么回事?”


他哪知道是怎么回事,“真没有吗?我也不知道。”


俩人回到家,扶风煮了面条给他吃,他吃的倒是挺好,等他吃完了,她才准备跟他谈这个问题。


他的态度是她意料之外的平静,或者说,他竟然很高兴。


“泫儿就是你生的,太辛苦了,这次换我来,我求之不得。”


他显然并不觉得男子怀孕生子是什么丢脸的不能接受的事。


扶风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问道:“你真想好了?你真的想再要个孩子?就算是这个世界观,男生子依然是很艰难很危险的,我不想拿你的身体冒险。”


他眼神温柔的看着她,道:“我想,我一直都想再有一个孩子,我知道你会照顾好我的。”


她不知道他一直有这样的向往,他从未提起过,也许是他们一直在拼命,难得的安稳下来,她显然也并没有再生孩子的想法,他便将这个心愿藏在了心底,从不曾提起。


怪不得他现在会这样高兴。


他看她不说话,竟有些忐忑起来,紧张的道:“风儿,我还没有问你,可以吗?你同意吗?咳咳,你喜欢我们再有一个孩子吗?”


她还来不及回答,他已经飞快的掩住口,身体往前倾,显然是要吐了。


她拽过脚边的垃圾桶,扶着他给他拍背,道:“不去厕所了,就这吐吧。”


他按着胸口将刚吃下去的食物一点不剩的都吐了出来。


她心疼的不行,就要冲口而出说她不同意,可他的手指抓着沙发的边缘骨节泛白,指间都发抖。


她突然意识到他有多么在意,多么喜欢,多么期待这个意外的惊喜。


他又是多么需要她的支持和鼓励。


其实不被世界观影响是很难的,她穿越成Alpha,便几乎时时刻刻在发/情,不论看到他在干嘛都能想到那块去。


而他是omega,他本来就是很敏感的,现在受世界观影响肯定会更加敏感才对,可他从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同。


想明白这个关节后,她便越发心疼他。


她给他擦了嘴,顺着他胸口,道:“好了好了,都吐干净了,靠着我缓一缓,深呼吸。”


“咳…风儿…我…呕…”


他急着想要说话,却干呕的停不下来,只抓着她的手腕用力。


她亲亲他的额头,尝试着散发出自己的信息素去安抚他。


他只觉得那凛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将他包围,覆盖在他的全身,这气息蕴含着安定的力量,让他不由自主的平静下来,他能明确的感觉到她浓厚的爱意,原来她没有不喜欢这个孩子,只有对他的担心和怜惜。


他在她的安抚下缓了过来,她帮他漱口,又喂他喝了一些苏打水中和胃酸。


他又开始昏昏欲睡,靠在沙发上眼睛就睁不开了。


她帮他躺下来,拿枕头垫起他的头,想去拿条毯子来给他盖。


“风儿……”


她刚走了两步就被他叫住了,“嗯?”她赶紧答应着回头去看他。


他半眯着眼睛朝她伸出手,轻声道:“你过来。”


她走过去握住他的手坐在他身边顺着他的头发,道:“我去给你拿条毯子,马上就回来,行吗?”


他理智上在说“行”,可实际上他摇了摇头,道:“不行,我不用毯子,你上来抱我睡。”


她忍不住笑,好在沙发够大,她侧身躺在他旁边,抱住他道:“这样行吗?”


他已经有些意识不清,嘟囔着:“用力一点。”


她好笑的亲亲他的眉眼,道:“还用力一点?我看你是不想要孩子了吧?在你平安生产之前,疼一点的抱抱什么的全都不可以!”


他慢半拍的明白过来,微微的笑道:“风儿,你同意了?”


他看起来有些憔悴,神色却又如此温柔,她又开始心驰神往,赶紧给自己打住,道:“我当然同意,也很喜欢,这真是这些年来最大的惊喜,我只是担心你的心情和身体,既然你自己想要这个孩子,我当然会好好照顾你,只是十月怀胎毕竟辛苦,这才三个月你就反应这么大。”


他强打精神道:“你放心,我受得住。”


“嗯,快睡吧。”


他几乎立刻就睡了过去。


她心说,我当然知道你受得住,只要我在你身边,就没见你什么时候会受不住。




评论(1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