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老魔

《道是无情》地狱番外第八章 傅红雪同人

番外八  我要


扶风这个人,一向是能够锦衣玉食就绝不会委屈自己,但是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脏乱差也完全没问题。

末世这种大环境下,没水没电没基本生活保障,一个月之后除了水系异能者之外已经很难见到还干净体面的人,就算是水系异能者多数也都是饿的面黄肌瘦。

傅红雪偷偷打量正在专心开车的扶风,他欲言又止,多少次张开嘴又不知道说什么,便咳嗽几声又把嘴闭上了。

他知道她会生气,但他没想到她会生这么大的气,而且气这么久。

除了最开始的那让他快要绝望的三年,她是从不跟他真生气的。

她的脾气很不好,对人连基本的耐心都没有,与人沟通基本全靠装,但是她对他从来都是那样的好脾气,就算他真的做了什么让她生气的事,她也不会气很久,总是象征性的惩罚他一下就原谅他。

可这次,她是真的生气了。

觉醒异能后的温存,让他以为她已经忘记了生气,这事儿可以翻篇了,哪想到她翻脸不认人,一脚把他踹下沙发不说,连他肚子疼去厕所都没陪着,也没过问。

他反复的道歉解释,甚至连装病都用上了,她根本不理他。

他跟着她去收集了一圈食水和生活用品,她补充了食物,调整了一天就开车北上了。

他的异能很强,很有用,目前完全能够保证他们的安全。

今天已经是上路的第九天了,他们的车后都跟了好多辆车,形成了一个车队,而她跟他说过的话加起来还没有超过十句。

这简直是不能想象的,她从来都是跟他说很多话的。

他已经不止一次的想要她直接打他,惩罚他,像以前一样把他绑在床上折磨他,无论哪一样都比这样不理他强了千倍万倍。

他胡思乱想着,甚至没有注意时间和路况,直到她把车停下。

“咳咳…风儿……”

他去握她的手腕。

她唰的一下抽出手腕,回手一巴掌拍在他的手上,啪的一声响,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傅红雪突然激动起来,他又去抓她的手腕,急道:“你肯打我了!你打我吧风儿!你打完就别生气了!”

扶风对车顶翻了个白眼,冷淡的抽回自己的手腕,开了车门道:“这不是不咳嗽吗,装什么,哼!”

他赶紧跟着她下车,追过去道:“我,我胸口闷,咳咳,风儿,你,你给我做PT吧?”

她打开后备箱,拿出锅碗炊具,看都没看他一眼。

他自己说完就后悔了,明明早上刚做过PT的,即便这样的情况下,她也还是每天都给他做PT,不曾间断过,只是少了温柔的安慰和亲吻。

他接过她手上的东西,熟练的生火烧水,看着她走到旁边去,和其他人一起商量着接下来的安排。说是商量,其实一群人都以她为首,只听她一个人说,然后附和两句罢了。

他看着她,忘记了手上的活,更不知道自己眼中深深的迷恋与爱慕。

直到她朝他看过来,他们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碰撞。

他的心脏在这一瞬间停止了跳动,又在下一刻疯狂的跳动开来,他没有觉得心悸,却下意识的按住心口蹲在了地上。

她果然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他身边搂住了他的身子,道:“心口难受了吗?”

他心道总算说满十句话了,靠在她怀中低喘着道:“咳咳,刚才有些心悸,现在没事了。”

她不用看就知道他是装的,却还是配合的把了他的脉,当然没有任何问题,她心中好笑,他真是除了“对不起,我错了,我爱你”这三句话以外什么也不会说,不论什么情况最后都要靠装病来解决。

她摇摇头,要扶他回车里坐着,他不肯,抓住她的手一脸哀求的样子,道:“风儿,我,我不想坐在车里,咳咳,太闷了,我喘不上气来。”

不坐就不坐,她不啃声,拿了个小马扎出来给他坐,还给他加了一件衣服,风有些硬,又给他带了个帽子。

把他安顿好以后,她将肉干和挂面放锅里去煮,有人拿着白菜叶和鸡蛋来跟她换些食物,她是除了肉类都可以换的,最后换了两袋挂面给人家,又把白菜和鸡蛋都煮在了面里。

在现在这样的状态下能够吃上热食,并且如此营养均衡还保质保量,简直是莫大的享受。

傅红雪一直断断续续的咳嗽,显然想要吸引她的注意,她不理会,等面煮好了给自己盛了一碗,剩下的全给傅红雪端了过去放在他面前的野餐桌上。

他很饿,觉醒异能以后他变的很能吃,异能消耗了大量能量,他总是觉得饿。

当然她从没有让他饿到过,三餐定时,还给他准备很多的零食加餐,所以他们的食物消耗的很快,她却似乎没有担心过。

他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不去闻这诱人的香味,道:“我没胃口,咳咳,不想吃。”

她看了他一眼,嘴角斜斜的翘了翘。

她甚至都没有说话,他便招架不住,又咳嗽了几声,看她一点没有过来喂他的意思,便拿起筷子低头开吃。

她在心里笑了笑,不再看他。

他吃完一锅面,把汤也都喝了才觉得有些饱了,他用少量的水刷了一遍锅碗,又用纸巾擦干。

她已经回车里坐着,车门没关。

他说不出来的难受。

心里拧巴着,仿佛连身体都空了。

他蹭到她车门前,几乎就想要跪下去求她原谅他。

她立刻就看穿了他的意图,轻描淡写道:“上车来,我们谈谈。”

谈谈?太好了!

他风一般掠过去,还没等她关上车门,他已经坐在了副驾驶上。

“风儿…我…我错了……”

“打住。”她打断他,“你别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上。”

他有些茫然,无措道:“受害者?我没有……”

她轻轻笑了,道:“怎么没有?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了,生生世世都是如此,你以保护我的名义受不必要的重伤,最后死我在面前,你数一数,有多少次了?”

他脑海中闪过很多画面,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她继续说道:“我只有一次为了保护你喝了乌云蔽日,而且是在绝无他法的情况下,那一次你的感受如何?是非常开心非常感动于我的深情厚谊吗?”

他一下子想起那时的场景,心都跟着疼了起来,他握住她的手,颤抖道:“不,不,我,我心疼的快要裂开了,特别恨我自己。”

她并不安抚他,道:“推己及人,你为何觉得你为我不分场合的奋不顾身我会觉得很不错?归根结底是这样做会让你觉得很不错吧?”

他瞪大了眼睛,显然他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傅红雪,我明确的告诉你,你已经死在我面前太多次了,多数都是为了保护我而死的,这让我不止一次的崩溃,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坚强,我那时候能活下去是因为我知道我们还有再见之日,现在一切都是真的了,你死了就真的死了,我们再不会有第二次的机会,如果你死了我是绝对不会独活的,我早就受够了我告诉你!”

他哑口无言,甚至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扶风看他状态还好,便又下猛药道:“你想知道我独活的滋味吗?你根本没有体验过失去我的感觉,记得第一世我昏迷的那几年吗?你是个什么滋味啊?要知道那时候我还没死呢,你自己难受成什么样记得吗?”

他的手一下就抖了起来,呢喃道:“我记得,我记得。”

她叹了口气,揉揉他的后颈,语调柔和下来,道:“既然你我失去对方都不会独活,为何不能共同对敌,非要互为掣肘,明明我们是最了解对方的人,若是合力而为,能发挥出的威力是成倍增长的。”

她看着他的眼睛,道:“说了这么多,你明白吗?”

他不住的点头,道:“我明白,明白了风儿,是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我往后再也不会了,我保证!”

她这才笑了笑,道:“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你要了,只有我要!我发现我就是这些年太惯着你了,都给你惯翻天了,从现在开始,你什么自主权都没了,我让你干嘛你就干嘛,不让干的你就是想想也不行!”

他偷偷看她,道:“风儿,咳咳,我,我几时有过自主权啊?不一直都是听你的吗?”

她怒道:“你还敢顶嘴!”

她一下跨坐在他身上,把他座椅放倒,将他双手都按在头顶,道:“我看我就是对你太好了,让你忘了我的手段!”

他的身子条件反射的一抖,道:“我我我我…我没忘风儿,我我我错了…饶了…啊!风儿!”

他控制不住的喊出声来,又咬住嘴唇忍住,身体不住的发抖,眼中都涌上泪来。

“你就是欠教训!今天不给你点厉害看看我就不叫扶风!”

“嗯…风儿…饶了…我吧…啊!疼……”

“你不是喜欢疼吗?今天让你疼个够!我看你还长不长记性?”

“长了!风儿……”

“还敢不敢?”

“不……啊!不敢了风儿…咳咳…饶了我吧风儿……”

“我让你保护我!我让你不在意自己!我让你作!”

他已经发不出声音,只张着嘴,好半天才抽了一口气,眼神都涣散了。

“以后我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只有我要,没有你要!知道吗?”

“说话!”

他激灵了一下,口齿不清的道:“只有你要…没有我要……”

“哼!知道就好。”

她好整以暇的打开车门下了车,自顾自的去烧热水给他冲奶粉。

他躺在车座上喘了好一阵才缓过一口气来,脑子才又开始转了。

他将衣服拢好,抖着手把扣子都系上,又扯了扯衣领把脖子都挡住才敢坐起来。

他腿发软,撑着车门下了车,蹲到她身边,打量了她半晌,才敢开口道:“风儿,罚也罚过了,你不生气了吧?”

她斜着眼睛看他,道:“你说呢?”

他身子又是一软,险些跌坐在地上,道:“咳咳,那就是不生气了。”

她眯着眼睛看了他半晌,他险些就要脱口而出让她再罚他一次,她却收回了目光,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他重重的松了口气,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地了。

她却又道:“你总说,只要我不离开你,要你怎样都可以。”

他被她带入回忆里,心中又酸又甜,还不等他反应,她便接着道:“我也一样,小哥哥,只要你不离开我,要我怎样都可以,所以,你也多一些同理心吧,我也爱你啊,我对你的珍爱绝不低于你对我的,所以以后,千万不要这样了,算我求你了……”

她还未说完,他已经将她拥入怀中。

他紧紧的抱着她,几乎就要泪如雨下,“对不起风儿,我知道错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干了,我真知道了,你相信我!”

她叹口气,回抱住他,拍了拍他的后背,道:“好吧,我就相信你一回。”



















































评论(21)

热度(32)